timeart

Welcome

歡迎來到 時間藝術交易所

- or -

立春,正月節。立, 建始也,五行之氣往者過來者續於此,而春木之氣始至,故謂之立也,立夏秋冬同。

VIP 預購會 02/03 12:00-22:00
#01 立春

一枝折得,天上人間,沒個人堪寄。

三候:東風解凍、 蟄蟲始振、魚陟負冰。
時令:柳丁、桶柑、草莓、枇杷、菠羅蜜。
養生:保護陰氣、戒暴怒、情懷憂鬱。

經過一片寒冰厚雪覆蓋,這片凍土將由溫暖的東風吹融,茵茵青草即將再度連天;而蟄伏於洞穴的蟲獸感受漸暖的春意,卻只是懶懶地略動一動身子繼續春睡;最後長凍多時的河面也終於破冰,因此魚兒紛紛浮游於水面問候春陽,樣子像極了背負著碎冰游水。

name
22
list

貼春聯、穿大紅服裝與放炮竹

傳說中,年獸貌如獅子、頭大身小、頭上頂著一隻大角、經年沉潛於深海,僅有歲末會上岸食人果腹;因此每年除夕,人們總要往深山避難。一日出現一位身穿紅衣的老人,見人們如此慌張,詢問下才知村莊年年飽受年獸摧殘,因此今年仍然得往山中逃過年獸蹂躪;聞畢,此老人當晚決然留守村莊,果真年獸直往村莊拔山倒樹而來;但只見老人不疾不徐地點燃手邊的竹柴,瞬時年獸畏懼的不僅是老人身穿的紅衣,更懼怕劈啪作響的火光,便夾著尾巴落荒而逃。而天亮返回村莊的人們,便沿襲此計,久而久之遂演變成過年貼春聯、穿大紅服裝與放炮竹的習俗。

list

初一早,初二巧,初三睡飽飽….

俗語說:「初一早,初二巧,初三睡飽飽….。」而初三要睡飽是因為民間相信當晚老鼠要娶親: 據說有一對擔憂女兒終生幸福的老鼠夫婦,希望將掌上明珠嫁給世上最偉大的太陽,無奈的太陽聲稱能將它遮蔽的烏雲最是偉大, 因此老夫婦便跑去找烏雲;而烏雲卻推託能將它吹散的風才是厲害,因此兩佬舟車勞頓地又去找風;但惱怒的風卻將皮球踢向了高牆,說能阻擋它的牆才偉大, 所以夫婦倆又奔波尋得最高的牆, 希望將女兒託付給它;心生憐憫的牆便想到一方妙計,便道:「畢生最懼怕的就是老鼠了,因為老鼠會在我身上打洞!」,一語警醒夢中人,得知我鼠輩乃最強之首的老夫婦,歡天喜地、三步搶作兩步地趕回家鄉,以拋繡球的方式挑選出女婿,才放下了一樁心頭事。因此,為了不打擾老鼠娶親,先民便在屋內各角落撒上米與糕餅,不僅作為賀禮,也祈求老鼠不要破壞莊稼。

list

大批信徒「搶頭香」

正月初九為玉皇大帝的誕辰,家家戶戶不僅於子時祭拜天公,傳說此時人間上達天庭的第一炷香,將會被玉皇大帝額外庇佑;後世演變成正月初一子時一到,宮廟外總有大批信徒準備「搶頭香」,不僅每個人屏氣凝神、蓄勢待發,也為年節期間增添趣味且熱鬧的風俗。

list

豐饒年貨的風俗

年關將至,錢糧充足,人們總在年節期間犒賞辛勞的一年。無論是親人團圓或酬神,至今仍保有張羅豐饒年貨的風俗,進而造就熱鬧喧囂的年貨市集,賣春聯的大金大紅、絡繹不絕的叫賣與殺價、四溢的乾貨氣味、以及各種試吃的零嘴,忙亂的動線交織出最真實且富生命力的人情味,不妨試試看湊一次熱鬧吧!

list

門的守護神

門神的來歷最早可追溯至《山海經》:「東海度朔山有大桃樹,蟠屈三千里,其卑枝東北曰鬼門,萬鬼出入也。有二神,一曰神荼,一曰鬱壘,主閱領眾鬼之害人者。」即是說神荼與鬱壘為鬼門的守護神,並居住在一座樹根綿延三千里的桃花林中,也因此自古以來桃木被視作能避邪的木頭(例如道士斬妖除魔所用的桃木劍);據說, 兩位門神會將逮到的壞人綑綁起來,並且會丟下峽谷餵食老虎。

list

東方句芒,鳥身人面,乘兩龍

句芒是黃帝的後代,是伏羲的臣民,也是普遍認知的春神,祂掌管著春天、東風與日出的職責。據《山海經‧ 海外東經》: 「東方句芒,鳥身人面,乘兩龍。」,可知最早的春神是人面鳥身的形象,而「芒」一字,則暗示著春神有羽絨毛般的髮絲。

list

春神為帝嚳之妾

一說春神為帝嚳之妾,名喚簡狄。由於簡狄婚後兩年仍未懷孕,其母擔憂她於皇室的處境,因此將她帶向女媧娘娘祭祀祈福;然而途中路過一處清澈湖畔,生性頑皮的簡狄便入水嬉戲,彼時卻飛來一隻燕子於石頭上下蛋,調皮的她便取來收藏, 但由於水上無處放置,因此先放入口中,不料在上岸前誤吞了燕子蛋,就這樣一股力量流貫全身,簡狄因此懷上了後代的君王,這便是玄鳥生商的由來。也因為此奇異的生殖能力,簡狄也被視為象徵繁殖的春神看待。

list

《春牛圖》的牧童

一說春神是農民曆《春牛圖》那預告一年農收、梳著髮髻、手執長鞭的牧童。根據上古傳說,東夷部族在少昊氏的帶領下,其族人在黃河下游從游牧轉為農耕生活,而句芒則爲掌管農耕的首領。某年,犁田的牛兒們喚不動,但心疼牛隻的句芒不願鞭打牛隻,因此命令部下以泥巴塑成牛隻,再重重地以鞭子鞭撻,讓原本懶洋洋的牛隻驚醒,順從地起身幹活,此舉也演變成「鞭春牛」的風俗。

list

歸心似箭與近鄉情怯

春節前夕,打拼的遊子扛著大包小包的行囊湧進車站, 為了許久不見的家人,滿懷一份歸心似箭與近鄉情怯; 而經久不見子女的雙親,也排成一道接風的人龍,呈現一份濃郁真摯的人情味。